中高层管理培训
中层管理公开课
中层管理内训课
中层管理培训讲师
中高层管理案例分析:如果你是小刘你该怎样做?
 
 
      案例:小刘进入一家新企业从事副主管,被送往日本培训,原以为回来后可以有个发挥的平台,但事与愿违,工作中被同去日本培训的正主管排挤,入职一年从没参加过公司的会议,连生产计划到了正主管那里就直接发到员工手中进行生产,小刘得不到管理所需的资料无法参与管理,而正主管却得到了重用。于是小刘就向公司老总反映,情况却没有改变,每天上班无所是事,感觉到非常烦恼,苦于去日本培训前签订了一份海外培训协议,如离职就要赔偿,并签订了3年的合同。到底小刘该不该放弃,
 
1、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,你不会得到批评?也没调换更合适的岗位。老板不会让人在岗不干活而白拿工资的。
2、因此,分析一下,你现在的作用是什么?放在整个系统环境中去考虑,去看问题。 在我看来,你们老板实施的是:部门内部冲突管理的管理模式,你就是那个矛盾角色,放在其中,能有效改善部门绩效。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,随着环境的变化,你的角色的任务也是要转变的,如果你不能判断,并做出调整,会死的很难看。 从这一角度来看,你的老板是一个很懂管理的人。高人一个。

3、认识到自己在系统中的作用,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:挖一口自己的井。了解公司,加深专业知识,为自己的下一个岗位做准备,也有可能是副主管变正主管哈。

4、从各个方面收集公司内部信息,包括公司领导层的做事风格、思维方式,公司的决策方式等等,基层的信息,平级的信息,等等。充分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。让更多的人了解你,这里面有很多技巧,需要你灵活应变。
 
 
一、我想起中学时打羽毛球,我们玩的是双打,事先说好了我处理离网近的球,我的搭档接远一些的球。结果对方好像很配合地老是把球打到搭档的位子上去,以致于变成搭档在和对方打球,我站在那边却没有事做,很尴尬。再后来就把我换下场,换了一个女孩子上来和我的搭档配合,没想到那个女孩子一开始把球截了好几个下来,于是后来对方把球也和配合的打到这个女同学的位子上去了,我的搭档和女同学一起配合,打得热火朝天。其实打过来的球就只有一个,而这个球是你争取接住还是搭档接住,就看自己的本事了,这个球要是接不住你就怨不得任何人,只能怪你自己。这件事情影响了我的一生,以致于后来在发生我处于“副主管”的位子时,我就会问自己:你主动截下球了么?
 
 
小刘的问题,综合分析可以分为两点
一,能力问题 二,沟通问题 
放弃是代表着更大的失败,你会越加一无事处。此种情况下,你应痛定思过,客观评价自己,发现自身的不足与问题,去提升改善自己,以期在短时间能能力上有个质的飞跃。沟通到位,下属能配合你工作,会欣然把工作向你去汇报,而不至于造成你说的管理上脱节的情况。私营企业没有领导,有的是表率和先锋。记住一句话,尊重每个人,你的面前才会豁然开朗。 
 
     小刘的问题,完全是自身的问题,你应该更多的从自身找原因。既然企业把你放在副主管的岗位上,发挥的好与坏,那全是你个人的问题,希望你能理解我说的话。
 
1、“生产计划到正主管那里就直接发到员工手中进行生产”,你不能到员工那里去看生产计划吗? 
2、“得不到管理的资料无法参与管理”,难道资料是送到你手上来的吗? 
3、“向老总反映了,情况却没有改变”,难道你只是向老总反映所受的处境,没有提出更具说服力的方案方法吗? 
其实,工作中不要奢求你的同事,或是你的上级送你什么,如果上级凡事考虑你的感受,那是你的福气,如果没有,那本来就应该这样子的。所以,我建议你应该多主动,多积极地去工作,千万不要想到是在排挤你打压你,事实上打压你的是你自己。
 
1、从合同角度出发,自己在经济上是否愿意承受。注意是愿意而不是能否。如果决心要走,是不会因为钱而犹豫的。 
 
2、从个人成长角度出发,看是否体现自身价值。工作也好、出国学习也罢,最终目标都是提升个人的价值,如果在现职上浪费青春就没必要坚持。当然,如果在现职能够不断积累新的能量,看得到将来的机会,有厚积薄发的可能,也不妨坚持一下。 
 
3、从工作岗位出发,看是否是自己的理想岗位。自己喜欢这个岗位,对企业有感情,可以考虑坚持,但应做出积极的变化,使自己和企业形成共赢的局面。
 
       要思考直接上级为何排挤自己,按理说自己的职位是为了更好的配合上级工作,要思考是自己能力高于上级?还是授权后给予完全信任自己没有做好?抑或上级本身自身管理问题?如果改变不了别人,改变不了环境,就要检讨自己,改变自己,往往困境更能使自己成长更快。如果是我,要找直接上级沟通,就具体事宜阐述意见,表明自己的工作是为了更好的配合他(她),而不是直接找老板倾诉,相信如果能够很好的配合上级工作,双方达成共识,一定能够合作愉快!
 
1、先做人 不应该感觉自己被排挤而心生怨懑,只要还是副主管,就该发挥主管的作用,为其他同事尽到责任,比如培训,比如思想动态了解,比如职业建议等等,都可以给出一些建议,就是努力做到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,一个在别人眼里诚信正直乐于助人的人。
 
2、后积薄发,韬光养晦,等待机会  不让一分钟闲过,学习自己领域内的相关知识。把自己当作主管来要求,会发现一些不足,抓紧修正。了解公司,了解流程。总结现在部门的不足,制定计划。经常问自己,如果我是主管,我会怎样做,如果我不能比现主管做的更好或更有思路,我就该乖乖的待在现在的位置上。能力,不是我觉得我有能力,而是别人觉得我有能力,如何证明自己的能力呢?这是需要时间的。
 
   这是很正常的现象,在职业圈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。关键还是在于沟通,既然正主管能受到重用,那就说明他肯定有些优点让他们接受,而小刘不应该每天总是沉沦在正主管不当他存在的环境中,自己给自己制造机会咯能做到主管说明他有一定的素质和能力,这是可以认同的。而且他为什么会排挤小刘,为什么不去排挤其他人,原因很简单。因为小刘是公司里对他的职位与利益构成威胁的最直接人员,在职业圈里,每个有心机的人都会像正主管那样做,只是方法不一样而已。

   所以,最重要还是小刘看待问题的全面,跟正主管进行一次会心的沟通,让他体会到自己这样做并不遵守职业道德与公司运营流程。也让他知道小刘其实就像他的助手一样,替他分担工作,并不是与他争职位。这样他就会慢慢的改变自己的看法。每个人不是生来就排挤讨厌他人的,反而言之。每个人也不是生来就是要被讨厌排挤的。想要在一个新环境让一些不希望你加入他们团队的人接受你,那最基本的要学会与他人沟通。
 
1、调整好心态,送出去培训并不是说你回来后就会是正职.关键是培训回来后你的能力是不是真的有了提高,在工作中得到了运用;但你关注的却是由副变正的问题.这不好.
 
2、正职的做法是不是按照公司的流程处理,这个不清楚,如果是.应该没有什么问题.所以这里面并没有什么不给你的问题.大多数问题是你自己的心态调整的问题,其实大量的通过和正职的配合来体现自己的价值,因为沟通也是你将要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难题呢.
 
3、整理资料的过程也是个系统的学习的过程,任何一件事,只做不想你不会得到什么进步,就算一件小事你在做的过程中去想,我想结果可能就不是你现在的这个样子。通过此次案例推荐李革增讲师课程:《中高层经理全面管理技能实战训练
 
 

var _bdhm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https://" : " http://"); document.write(unescape("%3Cscript src='" + _bdhmProtocol + "hm.baidu.com/h.js%3F22f977fa28b370e35af08778e2404f0f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
_×
var Message={ set: function() {//最小化与恢复状态切换 var set=this.minbtn.status == 1?[0,1,'block',this.char[0],'最小化']:[1,0,'none',this.char[1],'恢复']; this.minbtn.status=set[0]; this.win.style.borderBottomWidth=set[1]; this.content.style.display =set[2]; this.minbtn.innerHTML =set[3] this.minbtn.title = set[4]; this.win.style.top = this.getY().top; }, close: function() {//关闭 this.win.style.display = 'none'; window.onscroll = null; }, setOpacity: function(x) {//设置透明度 var v = x >= 100 ? '': 'Alpha(opacity=' + x + ')'; this.win.style.visibility = x<=0?'hidden':'visible';//IE有绝对或相对定位内容不随父透明度变化的bug this.win.style.filter = v; this.win.style.opacity = x / 100; }, show: function() {//渐显 clearInterval(this.timer2); var me = this,fx = this.fx(0, 100, 0.1),t = 0; this.timer2 = setInterval(function() { t = fx(); me.setOpacity(t[0]); if (t[1] == 0) {clearInterval(me.timer2) } },6);//10 to 6 }, fx: function(a, b, c) {//缓冲计算 var cMath = Math[(a - b) > 0 ? "floor": "ceil"],c = c || 0.1; return function() {return [a += cMath((b - a) * c), a - b]} }, getY: function() {//计算移动坐标 var d = document,b = document.body, e =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; var s = Math.max(b.scrollTop, e.scrollTop); var h = /BackCompat/i.test(document.compatMode)?b.clientHeight:e.clientHeight; var h2 = this.win.offsetHeight; return {foot: s + h + h2 + 2+'px',top: s + h - h2 - 2+'px'} }, moveTo: function(y) {//移动动画 clearInterval(this.timer); var me = this,a = parseInt(this.win.style.top)||0; var fx = this.fx(a, parseInt(y)); var t = 0 ; this.timer = setInterval(function() { t = fx(); me.win.style.top = t[0]+'px'; if (t[1] == 0) { clearInterval(me.timer); me.bind(); } },6);//10 to 6 }, bind:function (){//绑定窗口滚动条与大小变化事件 var me=this,st,rt; window.onscroll = function() { clearTimeout(st); clearTimeout(me.timer2); me.setOpacity(0); st = setTimeout(function() { 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top; me.show(); },100);//600 mod 100 }; window.onresize = function (){ clearTimeout(rt); rt = setTimeout(function() {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top},100); } }, init: function() {//创建HTML function $(id) {return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id)}; this.win=$('msg_win'); var set={minbtn: 'msg_min',closebtn: 'msg_close',title: 'msg_title',content: 'msg_content'}; for (var Id in set) {this[Id] = $(set[Id])}; var me = this; this.minbtn.onclick = function() {me.set();this.blur()}; this.closebtn.onclick = function() {me.close()}; this.char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.indexOf('firefox')+1?['_','::','×']:['0','2','r'];//FF不支持webdings字体 this.minbtn.innerHTML=this.char[0]; this.closebtn.innerHTML=this.char[2]; setTimeout(function() {//初始化最先位置 me.win.style.display = 'block'; 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foot; me.moveTo(me.getY().top); },0); return this; } }; Message.init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