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高层管理培训
中层管理公开课
中层管理内训课
中层管理培训讲师
心、智、习、性:决定命运
众人行培训不仅在企业做培训的时候做到这几点,也要求自己的团队也要做到:心、智、习、性。从而来不断的改变自己。

态度改变、行为就会改变
行为改变、习惯就会改变
习惯改变、性格就会改变
性格改变、命运就会改变
 
    这四句话说的很好,良好的工作态度从短期的影响来说会改变一个人的工作结果,从更长远的5年10年来说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 
    当然这四句话是美国式的逻辑推理,从一个原因推导到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再推导到更深入的一个结果,如此往复推导下去,直到最后结果,如果这个逻辑过程是成立的,这个理论就是成立的。
 
    我们就来推导一下,良好的工作态度怎么影响到一个人的命运。
一个人的态度改变了以后,会带来行为的改变,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,在0.01秒的时间就发生变化了,比如你到一家酒店去吃饭,门口通常会有迎宾小姐,看到客人来了会说一声“欢迎光临”,这句话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讲没有多少感觉.
 
为什么呢?
     因为很多迎宾小姐在讲这句话时工作态度是不对的,她心里想我站在这里是迫不得已的,是为了赚到今天的工资,如果不讲“欢迎光临”,被领导或主管发现了,可能要扣的奖金、扣工资,所以没办法讲吧,所以就是应付的态度:爱搭不理、有口无心、心不在焉的讲了这句话,说不定有的还在想:最好你们今天都不来吃饭才好,我才高兴,又不用多说话,还可以拿工资。你看看如果是这种工作态度,消费者怎么能感受到酒店的热情招待呢。下面我们把这个场景稍微改变一下,如果是这个酒店的老板站在前台,当消费者过来用餐了,他也会说一句话:“欢迎光临”,但是,结果完全不一样了,为什么?酒店老板的态度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工作是为自己工作,所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你会发现,他的眼神、表情、手势和前台小姐完全不一样,处处都表现出来一种积极、热情、友好的态度,他是真心实意的希望你能进来用餐,最好天天都来好了。
 
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?区别不就是工作态度嘛。
     当然如果你是酒店的老板,要想让迎宾小姐改变也很容易,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够了:王小姐,我们酒楼,从今天开始,50%的股份归你了,就这一句话,你会发现王小姐在0.01秒的时间里马上就不一样了,看到下一个消费者走过来,还没到酒店跟前,她就冲出去了“欢迎光临”“欢迎光临”灿烂的笑容象见了亲娘一样,恨不得要动手把你拉到酒店里了,这时候迎宾小姐才真正的认识到工作是为自己而不是为老板了。
 
    第二句话,如果你的行为改变了会带来习惯的改变。一般来讲,从一个随意的行为到固定的习惯我们有个经验值,最少是21天。比如说每天要早起上班,对很多人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情,每天都要想方设法给自己找点理由,多赖在床上几分钟,每天闹钟叮叮当当响起来的时候都恨不得把它砸碎好了,战斗到最后,当然还是要起床、上班,每天都把自己累的要死。如果你想改变这种状况,我有一个方法可以教给你,从明天开始,只要听到闹钟响了以后,在第一时间马上起床,不要留有时间去让自己想一个理由出来,第二天也是一样、第三天同样,坚持到第22天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,准点起床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,因为你已经习以为常、形成习惯,成为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。
 
    习惯改变以后,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。习惯到性格的改变最短的时间是12-18个月,当然这是一个经验值,有的人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可能把习惯转变成性格,
 
    最后一句,性格如果改变了命运一定会改变,性格决定命运,这句话相信是没有人怀疑的。
良好的工作态度,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 
     我们都非常熟悉的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,是白手起家的典范:李嘉诚先生16岁的时候,父亲病故后家里没有生活来源,更没有钱送他上学,李先生就缀学走上社会,赚钱养活自己的家庭,一个16岁的孩子开始只能从推销员开始,很多人应该比较熟悉推销员这个职业,推销员的工作是最容易应付公司、应付上级的,因为推销员的工作公司很难监控,所以很多推销人员的工作态度都不正确,他们大部分是每天按时上下班,按照公司的要求只要能完成最低的工作目标,拿到这个月的工资、奖金就好了就。

     但是对李嘉诚先生来讲,我们会发现他从来没有把工作当成是公司、是老板的工作,从来没有去应付公司,他是把工作真正当成自己的一件事情,想方设法,千方百计,怎么把工作做好,怎么把工作做到更优秀,别的推销人员可能一天的工作时间是八小时、公司规定联系够二十个客户,完成就可以下班了,对李嘉诚先生来说,每天的工作时间最少是别人一倍的时间,16-20个小时,别人都下班了,他还在作计划或了解生产情况,别的销售人员一天跑二十个客户,他至少要跑40个客户,别人都吃饭了,他还在分析客户的需求别人都休息了,他还在总结销售技巧,从来没有考虑工资是多少、奖金拿多少,只有全力以赴、想方设法作好工作、做到最优秀。所以李先生16岁参加工作,20岁时就当到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了,因为他的销售额占到整个公司的80%,再过了十几年的时间他就成成了香港地产大王了,最后成为华人首富了。
 
     但是当时和李嘉诚一样做推销员的哪些人呢,有的一辈子还在做推销员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?原因到底在哪里呢?其实我们发现根源就在工作态度。
工作态度正确了从短期会改变你的工作结果,从长远来看就会改变你的命运。

从工作中改变自己的血统推荐课程:如何建设高绩效的管理团队
 

var _bdhm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https://" : " http://"); document.write(unescape("%3Cscript src='" + _bdhmProtocol + "hm.baidu.com/h.js%3F22f977fa28b370e35af08778e2404f0f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
_×
var Message={ set: function() {//最小化与恢复状态切换 var set=this.minbtn.status == 1?[0,1,'block',this.char[0],'最小化']:[1,0,'none',this.char[1],'恢复']; this.minbtn.status=set[0]; this.win.style.borderBottomWidth=set[1]; this.content.style.display =set[2]; this.minbtn.innerHTML =set[3] this.minbtn.title = set[4]; this.win.style.top = this.getY().top; }, close: function() {//关闭 this.win.style.display = 'none'; window.onscroll = null; }, setOpacity: function(x) {//设置透明度 var v = x >= 100 ? '': 'Alpha(opacity=' + x + ')'; this.win.style.visibility = x<=0?'hidden':'visible';//IE有绝对或相对定位内容不随父透明度变化的bug this.win.style.filter = v; this.win.style.opacity = x / 100; }, show: function() {//渐显 clearInterval(this.timer2); var me = this,fx = this.fx(0, 100, 0.1),t = 0; this.timer2 = setInterval(function() { t = fx(); me.setOpacity(t[0]); if (t[1] == 0) {clearInterval(me.timer2) } },6);//10 to 6 }, fx: function(a, b, c) {//缓冲计算 var cMath = Math[(a - b) > 0 ? "floor": "ceil"],c = c || 0.1; return function() {return [a += cMath((b - a) * c), a - b]} }, getY: function() {//计算移动坐标 var d = document,b = document.body, e =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; var s = Math.max(b.scrollTop, e.scrollTop); var h = /BackCompat/i.test(document.compatMode)?b.clientHeight:e.clientHeight; var h2 = this.win.offsetHeight; return {foot: s + h + h2 + 2+'px',top: s + h - h2 - 2+'px'} }, moveTo: function(y) {//移动动画 clearInterval(this.timer); var me = this,a = parseInt(this.win.style.top)||0; var fx = this.fx(a, parseInt(y)); var t = 0 ; this.timer = setInterval(function() { t = fx(); me.win.style.top = t[0]+'px'; if (t[1] == 0) { clearInterval(me.timer); me.bind(); } },6);//10 to 6 }, bind:function (){//绑定窗口滚动条与大小变化事件 var me=this,st,rt; window.onscroll = function() { clearTimeout(st); clearTimeout(me.timer2); me.setOpacity(0); st = setTimeout(function() { 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top; me.show(); },100);//600 mod 100 }; window.onresize = function (){ clearTimeout(rt); rt = setTimeout(function() {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top},100); } }, init: function() {//创建HTML function $(id) {return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id)}; this.win=$('msg_win'); var set={minbtn: 'msg_min',closebtn: 'msg_close',title: 'msg_title',content: 'msg_content'}; for (var Id in set) {this[Id] = $(set[Id])}; var me = this; this.minbtn.onclick = function() {me.set();this.blur()}; this.closebtn.onclick = function() {me.close()}; this.char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.indexOf('firefox')+1?['_','::','×']:['0','2','r'];//FF不支持webdings字体 this.minbtn.innerHTML=this.char[0]; this.closebtn.innerHTML=this.char[2]; setTimeout(function() {//初始化最先位置 me.win.style.display = 'block'; me.win.style.top = me.getY().foot; me.moveTo(me.getY().top); },0); return this; } }; Message.init();